咆哮吧质量分数

皇马

【Batfamily】达米安,看好你弟弟!(逆序罗宾AU 普通人AU)

这文太可爱啦XD

风苟_傻叉:

#逆序罗宾


#挑战了从未写过的蝙蝠家性格,尽力还原,OOC属于我


#是糖


——————————————————————————


1


达米安·韦恩冷冷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单薄衬衫的男孩,对方战战兢兢地回望他,似乎想说什么,但达米安却没有把挂在耳朵上的耳机摘下来——尽管耳机里并没有音乐声。


达米安知道自己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很恐怖,而他也不屑为这个外来者摆出一点好脸色。八岁的提摩西·德雷克-韦恩,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孩子。达米安不知道也不关心,这男孩将来会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会很麻烦,仅此而已。


“你,你好。”男孩试探着伸出一只手,在发现达米安根本没有回握的表示后咬了咬嘴唇,收回手,“我叫提摩西·德雷克-韦恩。我是……”


“离我远点,别来烦我。”


“抱歉?”提摩西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我永远也不会承认你是个韦恩。”达米安一字一顿地说道,径直离开。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看到老管家忧愁中带着失望的眼神。


他才不在乎。他什么都不在乎。


提姆搬进韦恩庄园后,日子依旧正常地过。达米安会尽量避免和提摩西碰面,即使在餐桌上他们也不会说一句话,提摩西总是会在碰面时小心翼翼地向他打招呼,而达米安的应对总是视而不见。阿尔佛雷德对此没有进行任何干预,达米安也假装看不到阿尔佛雷德目光中隐藏的责备。


这小鬼出现在这里又不是他的错。韦恩庄园是他的地盘。


达米安开始长时间将自己锁在书房里,既然他也不能去别的地方。新来的小鬼显然不受这个规矩的限制,达米安不止一次看到老管家带着他去哥谭市里买东西或者参加什么儿童活动。达米安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提摩西牵着阿尔佛雷德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向被改为车库的马厩。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慈爱的祖孙俩,阳光烘烤着他们的身影,一切都如此和煦而温暖,而他却站在窗帘投下的阴影里与沉默相伴。


有一次健身完后他回到书房,发现提摩西正蜷缩在大沙发上看他放在那里的一本书。


“对不起!”提摩西几乎是在他进房间的一刹那弹了起来,“阿尔佛雷德说,他说我可以进来拿几本书。”


“滚。”达米安的喉头滚出这个词。他的声音低沉而寒冷,绿色双眼里满满地盛着蔑视,就好像提姆不过地摊上的一块污渍。提摩西逃也似地离开了书房,达米安看到他红红的眼眶。嘁,弱者。他根本不配韦恩这个姓氏。


然而父亲不这么认为,阿尔弗雷德也是——在他们眼里,我才不配。


达米安走过去关上了门,反锁,重新躺回沙发上,皮革还残留着男孩的温度,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寒冷。


感恩节前,布鲁斯回来了。提摩西一听到汽车发动机熄灭的声音就从楼上奔了下去,当他跑到门廊上的时候布鲁斯刚好进门,布鲁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将他抱起来。“在韦恩庄园住得怎么样,提姆?体重增加了不少。”


达米安站在走廊尽头,漠然看着这一切。布鲁斯将提姆放下后,看到了达米安。有一刹那达米安以为布鲁斯会来拥抱他,就像拥抱提摩西那样,然而布鲁斯只是走过来,将手放在他肩上。


“好久不见。”那笑容近乎尴尬。


我不在乎。就好像我在乎。


“父亲。”达米安淡淡地回答道,将他们两人从这愚蠢的境地中解救出来。阿尔佛雷德已经从在端上布丁、蛋糕、馅饼和火鸡了,诱人的香味蔓延过来,提摩西早就忍耐不住爬上了椅子,还差点打翻面前的高脚酒杯。布鲁斯和阿尔佛雷德微笑着宽容了这一点。


这是自提摩西来到这个家以来,餐桌上头一次传出欢声笑语,而达米安依旧只是沉默。他坐在餐桌的一边,而另一边是提摩西和阿尔佛雷德,布鲁斯坐在桌首,他们愉快地聊着天。聊提摩西在学校里遇到的事,聊阿尔佛雷德听到的各种逸事。


这个家从未这么开心过。而这份欢乐的气氛在玻璃罩外,玻璃罩里的达米安孤身一人。


达米安静静地看着窗外——开始下雨了。


忽然,电话铃响了。阿尔佛雷德接电话的那一刹那脸色瞬间变了,他迟疑地看向布鲁斯。“布鲁斯少爷……是塔利亚夫人。”


达米安站起身,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吱呀”声。“母亲吗?我来接。”


阿尔佛雷德神色更加难看,还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难堪。“塔利亚夫人想跟布鲁斯少爷谈。”


达米安愣在原地,他无意识地转过头看向父亲,眼神扫过提摩西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同情……他忘记了自己是怎样坐了回去,怎样拿起叉子,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地将蔬菜色拉塞入口中。他嘴里一点味道也尝不到,只是在机械地咀嚼。


布鲁斯站起身,去书房接电话。这不是一通能在孩子们面前进行的谈话。


达米安在布鲁斯走后没多久也站起身。“我吃饱了,回房间。”


“达米安少爷……”阿尔佛雷德似乎想说什么,但达米安头也不回。


他没有真的回房间,而是来到了书房门口。书房门是半掩着的,从里面传出父亲略带怒意的声音。


“我收养提姆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塔利亚,提姆已经是这个家里的一员,和达米安一样!”


母亲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但那过快的语速和熟悉的语气表明着她的怒意。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无权干涉任何事!”布鲁斯打断道,“如果不是达米安,我根本不会接你的电话!”


身后传来小小的脚步声。提摩西的身影出现在门边,他小心地与达米安保持着距离,似乎是想进门找布鲁斯,而就在这时门里传来布鲁斯压抑的低吼——“我记得我们的协议!你不会通过达米安得到我的任何东西!我没时间和你争吵,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提摩西从没听过布鲁斯如此生气的声音,他似乎吓了一跳,瞪大的眼神正对上达米安。


“他们……在吵架吗?”


达米安头一次回答提摩西的问题。“都是因为你。”


“我?”


“提摩西·德雷克,你的存在毁掉了我的家庭。”达米安深吸一口气,“滚回你来的地方去,我他妈不想见到你。”


说完,达米安走向自己的房间。父亲也许听到了,也许没有。


他不在乎。


他的父母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他的父亲永远都不可能信任他。他的母亲用一纸协议卖了他。


他什么都不在乎。


布鲁斯没有停留,吃过晚饭后他甚至没有歇息就搭乘私人飞机去澳洲处理企业里的突发事故。达米安回到房间后,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他连裁纸刀都没有去找就拆开了它,然而里面却不是布鲁斯的笔迹,而是一幅天真幼稚的画,上面四个小人,阳光和草地。阴冷黑暗的韦恩大宅被简化成橘红色的温暖线条,而天空上挂着的是哥谭永远不可能有的温暖阳光。


提摩西……送给他的?他进了自己的房间?什么时候?


毫无疑问,一定是晚饭之前。一定是达米安说出那些话之前。达米安烦躁地将画揉成一团,恶心,虚伪,这个小混蛋以为这样就能弥补他所夺走的一切?他……


“达米安少爷!”阿尔佛雷德突然急匆匆地冲进达米安房间,“您见到提摩西少爷了吗?”


达米安心跳猛地加快了一下,他将画扔进废纸篓。“没有。”


阿尔佛雷德没有怀疑他,而是非常担心地继续说:“现在该是睡觉时间了,但提莫西少爷不在他的房间里,他的书包外套和一双鞋子也不见了,我担心他……”


“……回到他来的地方了。”达米安接话道。老管家惊讶地看向达米安,而达米安别过了目光。


“您说什么?”


“也许他在院子里。”达米安说,但他知道那不可能。


“我到处都找过了,我担心他跑出了韦恩庄园,可这是为什么呢?”阿尔佛雷德是真的在担心,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达米安不知道是由于自己心虚还是老管家真的猜出这一切都与他有关……还能和谁有关系呢。一切错误都是他犯的,他做什么都是错的……只是这次,他无法推脱。


韦恩庄园位于荒郊野外,一个只有七岁的小男孩在夜里游荡,他或许会失去方向,即使他能找到公路,夜里的公路对孩子来说也绝不安全,他可能被轻易抓走、贩卖……外面雨刚停,又湿又冷,满地泥泞。


提摩西孤身一人。


他讨厌提摩西,但不是仇恨。任何一个孩子都不应该被独自遗弃在黑夜中。


“我去找他。”达米安站起身,“把我的手电筒还给我。”


“可是布鲁斯少爷说您不能离开韦恩……”


“去他的规矩!你可以现在报警,然后让提摩西这个小鬼在黑暗里多发抖两三个小时,或者现在就把我的手电筒还给我,让我出去找他。我接受过野外生存的训练,找到你们最爱的小男孩不比找一个丢失的宠物困难。”达米安直视阿尔佛雷德的眼神,“你自己决定。”


老管家长叹了一口气,转身下楼,腰间钥匙叮当作响。“我去拿手电。”


达米安一言不发地跟下楼,看着阿尔佛雷德打开锁住的抽屉,拿出野外用手电。那里面还有许许多多属于他的东西,它们曾经陪伴他征服雪山和沙漠,现在却只能躺在这里落灰。


“答应我,带着提摩西少爷回来。”临出门前,阿尔佛雷德忧虑地说。


对此,达米安的回答只是一句冷冷的:“他会回来的。”


刚下过雨,足迹本应很好追踪,但提摩西体重很轻而且又聪明地挑选了大路或草丛走。塔利亚曾经带达米安去非洲狩猎,他师从最好的猎人,在黑夜里找到提摩西的踪迹很容易做到。他很快发现了一处不自然的泥坑,看上去有人曾摔倒在那里……


找到你了。


达米安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被踩弯的草丛,不自然折断的树枝,指引方向的东西很多,在一处荆棘的倒刺上他找到了提摩西裤子的碎片和几滴血迹。他几乎能想象出那个单薄的男孩是如何在恐惧的驱使下不断向前,明明只要回头这个夜晚就可以结束,但提摩西却没有……都是因为他,因为达米安·韦恩。


达米安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他就像荒野上一头迅捷的黑豹。忽然,他停住了——踪迹消失在一棵大树前。达米安抬起头,将手电的远光模式调成近光,一个男孩死死抱着树枝,神情扭曲地躲避着手电的照射。


“下来。提摩西。”达米安觉得好笑。拙劣的隐藏技巧。


“不!”


“别逼我上去抓你。”


男孩沉默半晌,慢慢从树上挪下来。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踩上坚实地面后,提摩西向后退了几步远离达米安,“你讨厌我,恨不得我走。”


“你确实讨厌你。”达米安没有否认,“我只是不想你死在这里。”


“我能找到回哥谭的路!”


“然后被那群愚蠢的警察送回来。”


提摩西正想说什么,却忽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所以……所以你是来……杀我的?”


达米安沉默半晌,就在提摩西即将崩溃准备拔腿就逃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肚子都要疼了。这孩子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啊。提摩西见他只顾笑,连话都说不出来,一时逃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只能局促不安地四处看。


“走吧,回韦恩庄园。”达米安笑够了,直起身体。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提摩西倔强地说,“我要回我家。”


“你的家没了,你只能呆在这儿。”


“我以为你想赶我走。”提摩西狐疑地说。这是个疑心非常重的孩子,而达米安懒得跟他解释。


“我只是不想见到你。快点,阿尔佛雷德在等。我不想打晕你再把你抬回去。”


提摩西思考了下达米安打晕他的可能性,最后选择跟了上去。


“为什么?你明明放着我不管就好,为什么要来找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达米安皱了皱眉,装作没听到,而提摩西却把这沉默误解成了一种鼓励。


“为什么你说你父母吵架是因为我?为什么你一开始就讨厌我?布鲁斯叔叔是个好人,你为什么和他关系那么差?”


达米安咬了咬嘴唇,啰嗦。


“为什么你要离开韦恩庄园?”


达米安猛地停住了,提摩西一时没刹住撞上了他的后背。“哎呦。”


“如果你再问一个问题,我就打晕你。懂了吗?”达米安回过头威胁道,而提摩西不知从哪儿来的胆子,只是迎着他的目光耸耸肩,一点也不像几天前懦弱的样子。


“那你打晕我啊,反正我也走累了。”


达米安一阵无语。这还是那个瑟瑟发抖像只小型哺乳动物的小男孩吗?


提摩西忽然说,“你父母还在,你应该珍惜他们。”


“你什么都不懂。”达米安冷冷道。


“阿尔佛雷德说你总想离家出走去找你妈妈。”


“我没有。”


“可你离家出走,对不对?”


达米安烦躁地哼了一声,没有否认。


“所以布鲁斯不让你离开庄园,可你也不是去找你妈妈,你要去哪儿?”


“不关你的事。”


“你会和我一起回去吗?”


达米安愕然转过身,提摩西不得不举起手臂遮挡照射在脸上的手电筒光。“嘿!”


“你刚问我什么?”


“你口袋里有卡片的凸痕,我猜是身份证或者银行卡,你走路的时候一只脚中心偏后一点,也许里面藏了现金。”提摩西平静得仿佛在说什么显而易见的事,“而且你的表情很轻松,轻松到有些放空。你不只是来找我的,你把我送回韦恩庄园后就会走。”


达米安忽然有点明白父亲为何会收养提摩西了……这样的洞察力可不是普通小孩会有的。


“所以呢,你想拦住我?”达米安关掉手电筒,黑夜中他的双眼发出狼一样绿莹莹的光,而提摩西坦然面对他。


“我不可能拦住你,达米安,但回去之后我会尽力劝阿尔佛雷德解除你的门禁。我已经失去我的家了,我不想你也失去你的。”


此时此刻的提摩西根本不是个孩子,他眼里凝练过的悲痛如同海啸过后的沙滩。达米安注视着这样一双眼睛,他早就不把韦恩庄园当家了,然而男孩的眼神让他忽然感到恐惧——对于失去、对于错失一切的恐惧。


漆黑的夜里,两个男孩对视着。最后达米安转回身,打开手电筒。“回去吧。”


他听见提摩西的笑声。


“我能玩儿一会手电吗?”


“不能。”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十五分钟。”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闻我的气味?”


“我又不是狗。”


“那你能教教我吗?”


“别来烦我。”


“达米安,你其实人挺好的,就是脸太臭了。”


“找揍吗。”


“我挺喜欢你,而且我觉得你也不讨厌我”


“如果现在有只狼把你叼走,我会为它鼓掌。”


“你刚是在开玩笑吗?这是你第一次跟我开玩笑。”


“……”



2


达米安崩溃地冲进客厅。“你们这群混蛋把我的山地车自行车怎么了?!”


“问杰森。”十一岁的提姆淡定地翻了个白眼。


“叛徒!”八岁的红发小男孩差点被三明治呛着,“明明是你的主意!”


达米安一手揪住一个弟弟的领子,这下他们想跑也跑不了了。“你们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杰森拼命挣扎着,而提姆一开始就放弃了挣脱。


“阿尔佛雷德最近生病了不能离开庄园,杰森在家里憋坏了。现在沟通韦恩庄园与外界的只有你的自行车,所以他擅自给你的山地车加了后座。”提姆坦白道,“现在可以放我继续喝牛奶了吗?”


“车后座是你网购的,这个建议也是你给的!别全都赖在我头上!”


达米安一个头两个大。如果说四年前提姆的到来是倒霉的开始,那半年前加入韦恩庄园的杰森·陶德就是一场灾难。杰森极其不服管教,而且对机械很感兴趣,有次差点拆掉客厅里的大座钟……当然,在旁边递螺丝刀的是提姆。他们致力于给他找各种麻烦,占用他宝贵的时间。


“现在去拆掉!”


“我不!”杰森傲然道,“我不怕你!”


达米安一口气哽在喉头差点没吐出来,杰森孩子气的逻辑他不懂也完全不想懂。他抬头看了眼表,该死,时间快要来不及了,但他又不能骑着那辆丢脸的自行车去……


“你有个约会。”提姆忽然来了一句,“而且快迟到了。”


“别跟我说你是从我的服装和神情看出来的,你的小伎俩救不了你。”达米安怒道。


“不,我偷听了你和克里斯的电话。”


达米安又是一阵胸闷。这小鬼怎么好意思把这句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你们要去动物园。”提姆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哦,不……达米安惊恐地看向杰森。他右手提溜着的小男孩在积蓄了一秒情绪之后,大喊出声:“我!也!要!去!动物园!!!!!”


“不,不,别喊……该死的。”达米安像触电一样松开两个弟弟,“我他妈根本不想去,好吗?”


“只是你打赌输给了克里斯,不得不陪他去。”提姆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子,继续道,“赌注里没说你不许带别人去。”


“去动物园就够我受的了,我决不会带上你们这两个小鬼!”达米安瑟缩了一下。


提姆自信地笑了。“我会告诉阿尔佛雷德,克里斯带着康纳和卡拉去动物园,你却不带我们去。”


“克里斯带着康纳和卡拉?”达米安愣住了,“是谁……操。”


“操!”杰森愉快地重复了一遍达米安的粗口。


达米安迅速给克里斯打了电话,当他挂掉电话时看向提姆的眼神就像在看恶鬼。


“你休想甩掉我自己一个人出去玩儿,达米安·韦恩。”提姆洋洋得意地说,“我才不会一个人在家里看杰森,负起你哥哥的责任来。”


“……我那天晚上真应该把你留在荒地里喂狼。”


“这话你说了不下两百遍了。”


电调车将韦恩家三位少爷带到了动物园门口,司机看着他们仨的目光充满了慈爱,甚至给了他们一人一块口香糖。这蠢货一定误会了什么,达米安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不悦地想——“杰森,不许把口香糖咽下去!提姆别笑了快让他吐出来!”


当汽车停在动物园门口时,克里斯已经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等在那里了,七岁的金发小女孩卡拉正拼命将克里斯往卖气球哪里拽,而康纳的目光则死死锁定着冰淇淋摊。克里斯和达米安对视的目光里充满了无奈。


“达米安……”


“别说话,我在找行李寄存中心。”


“寄存中心不收小孩。”提姆嘲讽地笑笑,“还是说你们两个想独处一会儿?”


“你什么意思?”达米安挑起眉。


“我是说你们两个……”提姆意味深长地举起双手,做了个打引号的手势,“有‘那种’关系。”


康纳和卡拉同时倒吸了口冷气。杰森一脸茫然:“哪种?你们在说什么?”


达米安黑了脸,他一把拽住提姆的脖子开始用指关节钻他天灵盖,提姆哀嚎着往康纳那边躲,卡拉趁乱跑到卖气球那里去了。感觉自己受到了无视的杰森又开始积蓄力量准备大喊大叫……


“有谁想来只冰淇淋?”克里斯忽然说。


孩子们静止了。


“草莓和香草!”卡拉。


“咖啡味。”提姆。


“我要蓝莓和酸奶的。”康纳。


“巧克力和巧克力和巧克力和牛奶和巧克力。”杰森。


“好。”克里斯微笑,然后看向达米安,“你还是老样子?”


达米安气呼呼地点点头。


克里斯给所有人都买了冰淇淋,达米安的是牛奶味的,而他自己则是蓝莓味的。杰森手里的冰淇淋大到拿不下,最后却被哥哥姐姐们抢光了,一个人走在前面生闷气。提姆毫无愧疚之心地评论道牛奶味是他吃过最幼稚的口味,达米安将自己的冰淇淋塞到杰森手里,腾出双手好好教育了一番提姆,然而当他转过身来却发现冰淇淋早已进了杰森的肚子。


他早该猜到的,啧。


杰森想去看猛兽,而提姆宁愿在饮料店坐一下午,那一副像树懒一样慵懒的样子让达米安不禁怀疑他干嘛非要跟来。最后他们决定先去看兔子,因为卡拉喜欢小兔子。


“卡拉,你知道兔子的生殖力……”提姆兴致勃勃地对正在逗弄小白兔的卡拉科普道,话音未落就被达米安拽着领子扔了出去。克里斯注意到杰森一直发呆般看着卡拉,脸颊还有些微红……唔,有意思。


接下来是猛兽区。


“你们全都不许翻过安全围栏,知道了吗?”达米安警告道。


克里斯用胳膊肘撞了撞达米安。“别忘了你自己也是。”


“凭什么?我在东南亚训老虎的时候,你还在上幼儿园!不要把我和你们这群小鬼相提并……妈的松手!松手!”


克里斯拽着达米安,剩下一群小豆丁按高矮排成一列整齐地站成一排在安全围栏外看老虎。


达米安一脸受到了莫大侮辱的神情。


动物园之旅最后的环节总是游乐园,这所动物园有一座巨大的摩天轮。


“我要坐那个!”卡拉拽着克里斯衣角说,“我不跟康纳坐一起!”


“那你要跟谁一起?”克里斯和颜悦色地俯下身,问自己的小妹妹。


“提姆!”


提姆几乎是在瞬间收到了杰森敌视的目光。


“康纳可能更想和提姆坐在一起,你说呢?”克里斯转头看向康纳,康纳冲他用力点点头。就在这时提姆忽然开口:“为什么不三个人坐一个车厢呢?你和达米安刚好可以看着我们,说不定杰森会从窗户跳出去……”


“我不会!我自己一个人坐一个!我才不要你们!”


达米安又开始头大了。他对摩天轮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赶紧结束今天的动物园之旅,这群孩子吵得他太阳穴突突地疼。


“克里斯,你带着提姆和康纳,我带着杰森和卡拉。就这么定了。”


克里斯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


摩天轮上,康纳一直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而提姆则仔细打量着克里斯。


“那衣服是达米安喜欢的品味,而且你喷了香水。”提姆说道,康纳回过头白了提姆一眼。


“又来了,提姆。”


“别打断我,康纳。克里斯,你想泡我哥哥?”


克里斯没否认,反而笑了。“你和达米安形容得一模一样。”


“回答我的问题。”


“那不是香水,是克拉克买的沐浴液,如果你仔细闻的话会发现其实康纳身上也有相同的味道。”克里斯云淡风轻地说,“但你就是把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了,对吧?因为担心我会抢走你哥哥。”


“才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我不会抢走任何人,不用担心,提姆。我和达米安暂时只是朋友。”最后,克里斯说道。


“暂时?”


克里斯点点头,不再说话。摩天轮转回地面时,达米安抱着杰森从车厢里弹射出来,杰森站在路边不住地呕吐。


“你居然连坐摩天轮都晕!”达米安一脸崩溃地掏出自己的矿泉水,“不不不,难道是刚才冰淇淋吃多了?阿尔佛雷德一定会杀了我……”


杰森用矿泉水漱了漱口后,直起身子,非常幽怨地看向哥哥。“达米安,我又饿了。我还想吃冰淇淋。”


达米安:“……”






3


迪克死死抓着手里的购物清单不放手。“老师让我们分担家务,我想帮你采购。”


阿尔佛雷德无奈地蹲下身。“我非常感谢你的心意,迪克少爷。但是我不认为一个七岁孩子能提得动这么重的东西,请让我陪你一起去。”


“那样的话我根本没帮上你的忙,反而还要你在买东西的同时照顾我。”迪克毅然决然地摇摇头,“我要自己去。”


“你现在就是在给阿尔佛雷德添麻烦,迪克。”提姆端着咖啡走过,“你要真想帮上什么忙,就帮阿尔佛雷德把清单塞给杰森。”


“为什么不是给你!”杰森和达米安正在玩对战游戏,他回嘴的一刹那没注意屏幕,控制的角色红头罩直接被达米安的罗宾削得只剩下血皮。


“今天气温在十度以下。十度以下我不出门。”提姆傲然道,端着热咖啡做到沙发扶手上。“杰森你玩儿得真烂,居然输给达米安。”


达米安对此的应对是站了起来,沙发一个不稳差点朝提姆的方向翻倒过去。


“我要自己去!”迪克坚持道。


“可是……”


“达米安,你不是有事要去学校一趟吗?”提姆忽然不怀好意地说。达米安一晃神,被杰森的大招反杀。


“哈!我赢了!你得给我洗袜子,我们说好的!”


达米安怒视提姆,提姆识趣地逃回房间了。阿尔佛雷德什么都听到了,他用一种请求的目光看着达米安,被一老一小这么看着,达米安背后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好吧,我只负责把这小鬼送到超市门口。”


“我相信你,达米安少爷。”阿尔佛雷德笑盈盈地说。


达米安无奈地取出自行车钥匙和钱包,然后打了个电话。他走到庭院里,一辆不伦不类的山地车停在那儿,还安着后座。达米安将迪克抱上后座,系好安全带,带上头盔,迪克乖乖抱着达米安的腰。从韦恩庄园到哥谭最大的沃尔玛大概四十分钟骑行,达米安将迪克放下来。“一小时后这儿见,明白吗?”


迪克看上去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会非要跟着我?”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阿尔佛雷德。再说了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能一个人划过贝加尔湖……”


“我知道啦!一个小时候见!”迪克不等达米安说完,就雀跃着冲进了沃尔玛入口。达米安烦躁地叹了口气,拿出了手机。



“培根……培根……”迪克拿着清单,站在冰箱前一脸犹豫。尽管阿尔弗雷德将购物清单列得很清楚,他的第一站还是出了些小问题——他的身高够不到冰柜最上层的、他要买的培根。


“请问我能帮助你吗?”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迪克抬起头,是一个穿着超市导购工作服的红发少年。


看到迪克有些紧张的目光,少年连忙解释道:“我是超市的工作人员,不是什么坏人。我看你在这儿站了很久了,所以过来问问。对了,我是专门负责接待你这种一个人来购物的小朋友的。”


迪克看了看他的制服和纯良的笑容,姑且还是相信了。他举起手中的购物清单。“我要帮阿尔佛雷德买这些东西,你能带我找到它们吗?”


“荣幸之至。”红发少年笑道,他脸颊有点点小雀斑。


不到四十分钟,这个好心的工作人员就帮迪克找齐了所有东西,并带他去收银台结账。收银员是个爽利的大姐姐,她有些意外地看向迪克。“科林,你下班了怎么还不走?这是你弟弟吗?好可爱。”


迪克怀疑地看向科林,这样的眼神科林曾无数次从另一张脸上看到过。他忙解释道:“我和别人换班了,我和他不认识……这是我的工作不是吗?”


女孩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点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结完账之后,迪克将找来的钱一股脑塞进达米安的钱包里,硬币和纸币揉在一起。科林手抖了抖,最终还是没帮迪克整理。他提着袋子将迪克送到超市门口。“我要回去工作啦,再见。”


“谢谢你,再见。我会让达米安给你写一封感谢信。”迪克郑重地道谢,科林冲他笑了下,就在这时达米安走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慢。”达米安不耐烦地说。


“距离一个小时还早!”迪克反驳道,然后骄傲地挺起胸膛,“看,我都买全了,科林帮了我的忙……但也没有帮很多,大部分还是我自己找到的!”


“科林是吗?”达米安看向红发少年,“谢谢,这小鬼给你添麻烦了。”


“他很懂事,和他相处很开心。”科林点点头,看向迪克,“那我就等着你的感谢信啦。”


“我迪克·格雷森从不食言!”


“什么?什么感谢信?”达米安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去的路上,迪克一直在喋喋不休他买东西的各种奇遇,达米安敷衍地回答着,好在迪克也不在乎他是不是听进去了,他只是在排练,这样一会儿跟阿尔佛雷德讲的时候这故事就能更流利更精彩。


回到庄园后,阿尔佛雷德对迪克表达了相当的赞许和惊讶。杰森把自己的脏袜子放在盆子里扔在达米安房间门口,达米安捏着鼻子将它们倒进提姆的堆积如山的脏衣服中——反正提姆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袜子、哪些是别人的。


晚饭的时候,达米安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你弟弟说你会给我写感谢信。


达米安忍不住咧了咧嘴,迅速打出一行字。


做你的梦去吧。

评论

热度(700)